1453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豆芽抬头,看了看徐子靳,见他虽然寒着脸,但表情还算温和。

   小家伙抿了抿唇,好一会儿,才探出手。

   徐子靳接了过来,只是这下,浑身有些僵硬。

   父子两过了一会儿,才慢慢进入平日里的正常状态,豆芽的脸上,也没刚才那样难过了。

   “来来来,吃早餐了。”老太太满意一笑,吆喝着别忘记正事。

   早餐期间,徐子靳一直抱着儿子,甚至给豆芽喂饭。

   这让豆芽受宠若惊,又倍感新奇。

   毕竟,自他有记忆以来,爸爸可没有做过这种事。

   而徐子靳,这也不过是因为看儿子可怜,慈父心肠发作,好好补偿一下豆芽罢了。

   为此,还特地决定,今天在家陪儿子一天。

   “奶奶,我想那个阿姨当我的老师。”饭后,豆芽满血复活,沿着偌大的房子跑。

   夏日mm游乐园甜美写真图片

   “阿姨?哪个阿姨?”老太太一头雾水。

   不过看孙子恢复了活力,她自然是很高兴。

   “就是那个晚上的阿姨,她弹琴很厉害哦。”豆芽大眼睛扑闪扑闪,提起阿姨来,两眼放光。

   老太太满脸惊奇,哪个阿姨?小孙子还特地点名要找她了?

   这小家伙平日里可不好伺候,年轻女人不容易近他的身,可今天,这个规律被打破了。

   那天晚上?

   老太太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戴老生日那天的事了,毕竟的只有那个晚上,豆芽才跟着徐子靳出门做客。

   “豆芽喜欢那个阿姨?”老太太试探般地问。

   没想到,豆芽果断地点了点头。“喜欢。”

   “奶奶,让阿姨当我的老师好不好?”对于徐老太太,豆芽一向有自己的办法。

   只要撒撒娇,老太太就会毫无原则地答应。

   当然,前提是合理范围内的要求,老太太也是有底线的人。

   能让孙子喜欢的女人,老太太也颇为好奇。

   “的脸上还有伤,等的伤好了,奶奶再请阿姨给当老师好不好?”

   “可是,我现在就想学。”豆芽扁了扁嘴,可怜兮兮地说。

   那一双囧囧有神的大眼珠子打雾蒙蒙的,让人心疼不已。

   于是老太太就心软了,“好,那奶奶这就去打听打听。”

   正巧看看那个女人何方神圣,能在短短一个晚上的时间,讨得孙子的欢心。

   老太太说做就做,立刻去联系戴老,从他那里拿到了“那个女人”的联系方式。

   而在洛杉矶呆第三天的严一诺,此刻正在酒店。

   昨天徐利菁去看了严临,回来之后情绪不是很好,就在酒店多修整了一天。

   到现在,徐利菁整个人已经缓过来了,便琢磨着她们什么时候回纽约的事。

   “妈,我看脸色有点差,还是先休息好吧,昨晚整个晚上都没睡。”严一诺劝道。

   徐利菁摇了摇头,“我没事。”

   只是看以前意气风发的严临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心疼而已。

   “还是早点回去吧,的腿就要展开第二期的治疗了,不能耽搁。”徐利菁道。

   第一期手术之后,严一诺在床上躺了四个月。

   而这个手术做完,她确实能感觉到腿上恢复了一丝知觉,所以不管是严一诺还是徐利菁,都看到了希望。

   可这段时间,却也是漫长而又煎熬的。

   现在,好不容易熬过去了第一期治疗,就要转到下一期了。

   若非遇到豆芽,对豆芽不舍的话,或许严一诺也已经定了今天回纽约的机票,立刻洛杉矶这个是非地。

   可因为豆芽这个小意外,她的原本计划都被打乱了。

   说不上为什么,她就是想在这里,多待两天。

   没准,可能,不经意又遇到了豆芽呢?

   可现在徐利菁都催了,严一诺没有光明正大的理由再拖延,只好默默点了点头。

   “妈,我知道了,那就明天回去吧。”

   “好。”

   半个小时后,严一诺从酒店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她单独出来的,徐利菁本想陪她一起,但严一诺拒绝了,要徐利菁在酒店休息。

   洛杉矶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她很熟悉。

   而自从严一诺接受自己腿残的事实后,许多事情她都不愿意徐利菁帮忙,宁愿自己慢慢的来。

   所以,徐利菁也不敢强硬要跟着她出来。

   天气有点冷,外面行人不多,这个时候,大多数人估计都在上班吧?

   严一诺到附近的公园转了一圈,坐在湖边发呆。

   正逢此时,一个眼熟的号码打电话过来。

   严一诺拿着手机看了好一会儿,这个号码确实有点眼熟,是谁?

   思索的同时,手指却已经先点下了接听键,将手机贴到耳朵旁边。

   “请问,徐小姐吗?”继眼熟的号码之后,这一道熟悉到了极致的声音,让严一诺浑身僵硬。

   这声音,是徐老太太?

   她怎么会有自己的号码?并且还打电话过来?

   严一诺心里疑问满满,忘了徐老太太的问题。

   “徐小姐,有在听吗?”老太太狐疑地问。

   “在。”严一诺强行镇定下来,刻意加重声音,只是也不敢确定,那边老太太听到会不会穿帮。

   老太太没有听出来。

   只是觉得这个徐小姐的声音有些奇怪,但是她也不好直接凭借声音去断定一个人如何。

   想到这个电话的目的,老太太立刻步入正题,表明自己的来意。“是这样的徐小姐,我是豆芽的奶奶,听豆芽说前天晚上徐小姐弹的钢琴非常好,所以我从戴老那边拿到了徐小姐的电话号码。”

   严一诺点头,然后呢?

   “豆芽很喜欢,他也想学钢琴,所以我冒昧打电话过来,是想问一问徐小姐,能不能给我孙子当钢琴老师?当然,工资我们可以谈。”老太太很豪爽地加上后面这句话。

   给豆芽当钢琴老师?

   接到徐老太太电话就魂不守舍的严一诺轻轻吁了口气。

   这样的机会,竟然会主动送上门?

   她完全不敢相信。

   “徐小姐,不知道意下如何?”老太太委婉地问。

   我当然愿意!

   这句话,差点儿脱口而出。

   但所幸,严一诺的理智尚在,没有直接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