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乐无限解锁版

♂ ,

这就是我一瞬间生出来的想法。

想起了这只鬼的身份,想起了那个被吕文山他们欺负的女孩。那个女孩的眼睛其实和秦怡娟的眼睛一样,都是眼角有些下垂。

警方没有在女孩身上找到任何线索,女孩被人用工具**致死。

这两点也和面前的鬼的行为不谋而合。

我不太相信这个世界有这么多丧心病狂的强奸犯,至少在民庆市这个治安还不错的地方,不可能出现这么多穷凶极恶的凶手。

同样的地点,时隔这么多年,活人和鬼魂两种存在,那么很可能,就是同一个个体。

这只鬼的小动作,也从某种程度上证明了这一点。

鬼停下动作后,我能明显感觉到他情绪的波动。

“谁?谁在这里?”鬼变得紧张,警惕看着周围。

“你杀了那个女孩,秦怡娟的女儿,对不对?”我再次开口。

虽然依然不能动,但我这次说话的声音的确是传递了出去。

户外的清纯摘花女仆

鬼慢慢低下头,看着那个女人。

他的眼神充满了警惕。

“你还知道秦怡娟。你是她认识的人。”我继续说着。

秦怡娟当时怀疑凶手是自己的学生。

我不知道吕文山就读的是什么学校,但她是真的找错了凶手。吕文山他们没有杀人。这个人才是真正的凶手。从他当时的年纪来看,他绝不可能是学生。

“你是谁?”鬼很理智,握着女人的脸,摆弄着她的脑袋,“你也是鬼?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女人已经被彻底吓傻,除了哭和发抖,什么都不知道。

我没回答。

我现在比较着急。

能说话了,对方能听到我的声音了,这应该是个好的发展。

但这只鬼显然不是楚润那样心性不够坚定的家伙,言语上的攻击,不可能让他崩溃。

他从最初的惊讶过后,已经冷静下来,还能笑着,动作猥亵地抚摸女人的脸颊。

“不管你是什么,你知道那个女孩啊。那个女孩叫什么来着……啧,我真的不记得了。不过,那次经历真的是太美好了。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啊……秦怡娟,那个女人的妈妈,我倒是知道她。她疯了,对吧?很可怜啊。在警察局门口我就看到了,她还是个老师吧?呵呵呵呵……她觉得犯人是学生……没错啊,那天就是几个学生将那个女生给脱光了,扔在街上。我看到了哦,他们给那个女生的饮料里面放了东西。我本来只是看她蛮可爱的,想跟着看有没有机会,没想到是那么大的机会。不过,也不奇怪吧。那样的女生,一看就知道没什么脾气,很懦弱,随便欺负一下,除了哭,什么都不会了。而且她也太脆弱了,稍微玩一玩,居然就死了。”鬼絮絮叨叨地说着,像是兽医检查动物,揉捏着女人的皮肤。

我只觉得恶心又愤怒。

“秦怡娟变成鬼了。”我说道。

鬼的动作停下。

“你不知道吗?她也变成鬼了,就在去年的时候。”我接着说道。

“那又怎么样?”鬼的语气不再那么坚定了。

“她会找到你的。还有地铁里的那只鬼。”我说。

鬼的表情有一瞬的扭曲,又马上笑起来,“你知道得挺多,但地铁里的那家伙已经没用了。他就是有本事杀我一次,又怎么样?”

我一怔。

这个答案有些出乎我意料。

是窦小武杀死了他?

鬼狞笑着,拿出了他身上绑着的工具。

我着急起来。

我现在恨不得立刻冲破限制,就将这恶心的东西打翻在地。

可我就是没办法移动。

我没发出吼声,怕让对方看出我现在的处境。可这样的局面,我实在是想不到好办法了。

只能这样,眼睁睁看着对方做出残忍的行为,只能感受着这个女人的痛楚?

别开玩笑了!

一定可以,一定可以行动的!

哪怕只是一瞬,碰到他,将他的时间……

“他跑到哪里去?找到了没有?”

我听到了门外熟悉的说话声。

郭玉洁……是郭玉洁!

她怎么会……

外面有列车广播,还有杂乱的人声。

我看向面前的鬼,突然拔高声音,对外喊道:“郭玉洁!郭玉洁!”

鬼的动作一停,有些诧异地看着我所在的方向。

嘭!

一声巨响。

女人吓得一个哆嗦,鬼转过了头。

我在女人的视野范围内看不到旁边的情况,但我听到了郭玉洁的声音。

“卧槽!你这个变态!”

拳头从视野中划过,也从我上方的鬼的身体中穿过,郭玉洁的身影出现在视野中。

她的挥拳没对鬼造成任何伤害。

“哇”

外头有喧哗声。

郭玉洁出现在这里,恐怕是跟着新的一班列车过来的,也肯定是有其他乘客和她一起。

我虽然看不见,但能想象得到女人现在凄惨狼狈的模样。

“快点,先离开这里!”我提醒郭玉洁。

郭玉洁她虽然能看到那只鬼,但显然无法对付他。

郭玉洁也反应了过来,脱了自己的外套,将女人一包,就抱起了起来,转身往外走。

我看到了门口的小婴孩。

他就趴在地上,挡在门口。

郭玉洁一个跨步,从他上面跳过去。

女人的头靠在郭玉洁的肩膀上。

我看到那个婴孩正在往前爬行。

那只鬼不甘心地叫道:“滚开!你这样还想杀我?”

他对着婴孩踢脚,婴孩直接抱住了他的脚,一口咬在了他的小腿上。

“啊!”鬼惨叫,又去撕扯婴孩,但婴孩没放手,就是死死咬着,还从鬼的身上撕扯下一块肉,吞进肚子中。

厕所内发生的这场搏斗大概只有我能看见。周围人更关注的是郭玉洁和女人。

“怎么回事啊?”

“又是地铁里面的变态吗?”

“真是的,现在的年轻人……”

郭玉洁对周围人喊道:“麻烦谁报个警,帮帮忙,通知警察啊!”

周围人倒是热心,好几个都掏手机出来。

“这个是被掐的吧?是被人那什么……”有人眼尖,指了女人的脖颈。

“哎哟妈呀!”

这下是炸开了锅。

“犯人逃了,还是躲在里面?”

“是不是有刀啊?”

郭玉洁回头看了一眼。

鬼的形态逐渐变化,突然衰老。

他本来就是不年轻了,二十多年前是个年轻人的话,现在应该到了中老年。

随着婴孩的撕咬,他越来越苍老。一个老头子和一个小毛孩在地上扭打成一块,都越来越虚弱。

我看到两人的身影都在变淡,有点儿像是鬼魂散去的状态。

“别看我……别……”

无力的呢喃之后,厕所内的两个身影都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