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0_a2045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叶洋君发出短信后顺势把手机扔到一边,抱着双腿怔怔出神,然而此刻我的第二条短信又发过来。

听到短信提示音,叶洋君痛苦地摇摇头,最终还是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短信的内容。

这一眼看去她的心头涌起无限波澜,眼睛盯着“带走”那几个字眼,她忽然觉得,以前做的一切似乎并没有白费,毕竟还有人惦记着她的安全不是。

但思绪很快就回转过来,她明白此时此刻的处境,想走出去恐怕真得很难,想了想,她还是决定放弃,“快走,我没事。”

尽管这个鬼地方她是真得不想再待下去,但她还是不会选择让我来犯险,得知还有人在顾及她的安慰,她就已经很知足了,那是前所未有的满足。

因为没有什么,能比此时此刻的信任更加重要。叶洋君一直身处这个圈层里,她深信滕远州把她“请”来,必定会对外宣称她是滕家请来的客人,用以离间她和白小姐的关系。

她只是没想到,这一次竟然真的被滕远州给离间成功了,当她听到艾米来H市的消息时,整个人都有些恍惚,难以置信那是跟她相处多年的白小姐做出的决定。

艾米·西米次是集团的创意总监,能做到这个位置的能力可见一斑,她相信艾米能把她目前的工作给做好,但越想下去却越发的失落,因为如果艾米把工作做好了,就真得跟她没关系了。

二楼的我看见叶洋君回的短信,差点当时气晕过去,现在情况紧急,这小妞竟然不好好配合。

龙腾会所那么大,她不告诉我具体的方位,我根本无从下手。

就在我准备发下一条短信的时候,会所里的灯全部亮起来,显然电源问题已经被修复,而我已经错失了最佳机会。

00后清纯甜美少女午后与猫的生活照

我把手机揣在兜里,“安抚”几个出来看热闹的客人,接着朝楼上缓缓走去。

冷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一直也不见她的人影。

我快速上到三楼,还没有迈出楼梯间就听见上面有人在说话,像是有人在交代命令似的。

“快去看着那个女的,今晚断电是有人故意搞得鬼,先生怕今晚有失。”

我依稀听见这么一句话,跟着就是几个附和的声音,再接着就没人说话,走廊里响起脚步声。

“那个女的?”现在哪怕只有一丝的线索,我都不会轻易放过。只要是关于女人的,恐怕或多或少都和叶洋君沾点关系。

我悄悄往走廊里看一眼,有人带着一队保安正在等电梯。

仔细瞅瞅那个带头的家伙,正是滕远州的贴身保镖周同。

和滕家结下梁子之后,我特意调查过滕家的那几个高手,那个瘦弱男子的名字叫苍鹤,眼前这个家伙叫周同,剩下的那个都不用调查,因为我们之前就已经认识。

当然,滕家家大业大,除去他们三个外再有没有高手尚不清楚,但光是他们三个就够我和冷月喝一壶的。

等周同带着那队保安进了电梯后,我大摇大摆地走出楼梯间,特别正经地从电梯旁经过,顺便看一眼上面的数字。

“五楼。”

得知周同他们上了五楼,我快速跑回楼梯间,跨着台阶往五楼跑。

出去他们嘴里说的女人外,周同的身份也给我一个提示,他去办的事一定很紧要,我想叶洋君此刻应该在五楼。

靠在楼梯间,我掏出手机给冷月发个消息,告诉她目标在五楼,让她速来支援。

如果没有周同,只是些虾兵蟹将的话,我完全可以自己应付,根本用不着冷月来帮忙。

冷月很快回我,她让我见机行事,她很快就会到位。

听着走廊的脚步声,我静静地靠在楼梯间的墙上,等到走廊脚步声停下,我伸出头看一眼他们待的位置。

周同已经进了套房,而除去他刚带上来的几个保安外,套房的外面一直站着两个保安。

jS

“是谁?”就在我探头往往套房看的时候,身后传来质问的声音。

听到质问时我心里一惊,但还是赶紧回过头来,脸上挂着笑容,“哦,是腾先生派我来看五楼的情况,他害怕客人会恐慌。”

说话的时候我顺势打量周围的情况,刚刚质问我的是一个保安,他的身旁还跟着一个同伴。

他们两个是从六楼下来的,等他们靠近我的时,我的手悄悄地摸住腰间。

质问我的那个保安有些不相信我的话,下来站在我面前,借着走廊微弱的灯光仔细打量我,“兄弟,是新开的吧,我怎么没见过啊!”

听到这满是试探的话,我知道躲是躲不过去的,干干笑了一声,快速抽出匕首,割断他的脖子。

这时那保安的同伴发现情况不妙,正欲出声求救时,我直接把匕首甩到他的脖子上面。

倒地的时候,他只发出一丝沙哑的声音,连呼救声都没喊出去。

我在心底“欧耶”一声,坦白说刚刚甩匕首我完全是赌运气的,根本没想到会一甩就中。

最近,我只要有点空,就会抽出一部分的时间练习投掷匕首,按着冷月教给我的方法练习,已经有那么点成效了。

至于其他招式,只要跟往出飞无关的,我自己本来就会,根本用不着冷月再重新来教。

收拾掉两个保安,我把他俩的尸体拖到角落,只要他们被发现的越晚,我的处境就会越安全。

周同很快就从套房里出来,我悄悄盯着他那边的动静,同时附耳听他会说些什么。

“们几个继续守着,千万不要放她出来,出了事提头来见。”周同大声地交代着,同样有些疑惑,心想难不成真是跳闸了?

“可能是我敏感过头了,滕先生的担心也有些多余。”周同经过楼梯间去坐电梯时,疑惑地嘀咕出声。

我的心里提着一口气,把他的嘀咕全部听在耳里。

“快点去汇报情况!”我很希望周同能快点离开五楼,只要他不在场剩下的保安就好忽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