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影院app在线下载

一座依湖而建的小巧竹楼,周边环境清新自然,竹楼旁修建的木桥,一直延伸到湖水中央约五分之一处。

两根鱼竿在木桥边两侧拱起,透明的鱼线静静垂落在湖水里面,鱼漂偶尔在水面打一个微不可查的波纹,似乎有鱼儿在试探吃饵。

神谕仪式举行的极为顺利,小玉宛如天女下凡,圣洁空灵,挥手间,天穹阴沉电闪雷鸣,坠落点点治愈效果的纯净雨水。

当神龙本尊的青色投影,在乌云之中出现之时,围观者无一不臣服跪地,感激涕零,享受神雨祭祀。

夜林当时没反应过来,忘记了跪,也不太想去跪。

毕竟神,他见得多了。

顶不住海流的热切邀请,以及长老们的也不知真假的赔罪,被强拉在祥瑞溪谷住一晚。

“啦啦了啦啦~”

她摇头晃脑哼着不知名的音符,在木桥边晃悠着白生生的小腿,撩起半截裙摆,小脚丫拨弄着一池绿水,宛如白玉荡漾着翡翠。

“鱼都被你吓跑了。”夜林无奈道。

“钓不上来,就去抓嘛,再说了,鱼有什么好的。”

她现在获得了神龙的青睐,现在身份不仅仅是神龙天女,更是青龙一族一致承认的青龙圣女,地位无比尊崇。

爱动物的小女仆

她某种意义上,通过“神谕”抽签来告知别人凶吉,躲避灾祸,也算是心怀怜悯了。

“钓鱼,一半讲究的是一种意境,一种从无到有,以及鱼儿出水,愿者上钩时的喜悦。”

“那另一半呢?”

“另一半就和周围环境有关了,如果钓不到鱼,就看看岸上有没有东西能带回去,总不能空竿回去来着。”

似懂非懂,小玉还是觉得让馆长把水抽空,抓鱼来的更方便一些,这也不是从无到有么?

湖边生长着旺盛的茅草,熊猫哥的位置有一小片盛开的荷花,以或卷曲,或盛开的翠绿荷叶。

按理说水多的地方容易出蚊子,但祥瑞溪谷却很干净,只有鱼儿游动的波纹,以及若隐若现的鳞光。

“你把熔石,给朱雀了?”

“嗯,给一半,换来一点朱雀秘术,熔石对我来说也就是一种高级材料罢了。”

木桥后方的岸边,朱雀和湍流在追逐玩闹,因为吸收了溶石的力量,小朱雀体积倒是大了一圈。

“真好啊,童年无忌。”小玉有些羡慕。

“如果我说青龙朱雀,因为种族缘故,可能年龄比你还大,会不会很扫兴?”

“呸,闭嘴吧你,扫兴!”

水面上的木桥很窄,本就是行走喂鱼之用,小玉晃动脚丫让身体幅度稍微大一些,就能碰到他的后背。

木桥很狭长,周围除了朱雀和湍流也没有别人,但她并没有挪几个身位,或者去错开位置。

小玉盯着被脚丫拨弄的湖水,似乎愣愣有些出神,一片草叶在脚边打着旋儿,脚趾夹住又松开,然后再用波浪荡漾。

简简单单的小嬉戏,却感觉玩一天都不会觉得疲倦。

后背一沉,那只正在钓鱼的死不正经靠了过来,暗啐了一口,小玉同时较劲似的把柔软的后背也抵了过去,互不相让。

抬头望天,虽然是秘境似的存在,但天空依然云卷云舒,阳光明媚温暖。

头戴红花,面若娇霞,脚丫无意拨动,似有少女烦恼心事。

岸边正在玩耍的小朱雀,拉着茫然的湍流赶紧离开,说去找海流玩。

夜林慢慢摆弄着手里的鱼竿,他面前的水面荡起了小水花,显然有鱼上钩,正在挣扎。

勾住鱼唇的银勾,悄然化为一抹碎屑,得救离开的鱼儿,摇曳着尾巴沉入水滴。

紧紧依靠的后背,在彼此各种胡思乱想之下,也慢慢升温发烫,隐隐开始流汗。

……

“你觉得硌人不?”夜林突然出声,打破了很暖色的气氛。

“啊?你说啥?我的发簪?”

小玉下意识去摸头上足有半米的发簪,这是师父失踪前,留给她的东西,单单这根发簪,就有退魔驱邪的效果。

“我是说,正义保护罩的系带,后边的金属扣,有点硌……”

“臭流氓,死不要脸,谁让你靠这么紧。”

小脸顿时浮现一缕煞气,双手一撑爬起身,鱼竿也不要了,提着绣花小鞋,气哼哼光着脚丫往竹楼内走。

其实夜林根本就没在意那块金属扣,小玉的巫女服好几层,还有柔软如棉的娇躯,他是凭着第五元素,才勉强感知到的。

收起两根鱼竿,自己的那根鱼钩变成了粉末,小玉的那根钩子上光亮如新,似乎被一只灵巧的鱼儿吃干净饵料。

…………

“好吃么?”

“好吃,很甜,湍流非常喜欢。”

湍流小口小口抿着一块彩色的波板糖,大眼睛都舒服的眯了起来。

“好吃你就多吃点,不够的话,我家里有很多……嘶~”

小玉没好气的拧了一下他的腰,湍流是祥瑞溪谷的天才和宠儿,你不会又想跟拐奈雅丽一样,骗到家里去养吧。

铜心未泯也就罢了,可湍流因为年幼,连腿都没长出来呢。

夜林一剑断山,以及神谕仪式之后,祥瑞溪谷进行了部分内部调整。

海流因为年轻有为,且和外界有过频繁的交流,所以被一众推举为新的外交使者,考察,并选拔更多的驱魔师,以及部分冒险家,来祥瑞溪谷进行试炼。

湍流和小玉进行了某种契约,前者可以借助一丝神龙气息修行,后者则可以通过湍流,随时随地进入祥瑞溪谷。

她毕竟是圣女,估计每年青龙一族的各种祭祀,以后得让她来操办了。

因为成群的宇宙恶魔把小湍流给吓到了,只有甜滋滋的波板糖才能安抚她的情绪。

“我要回去了,谢谢你们的糖。”

抱着一堆糖的湍流,笑容天真灿烂,小孩子忘东西也快。

靠在桌子旁,一只手撑着香腮,绸缎般柔顺的黑色亮发披肩盖腰,如果不是在脑后盘了几圈,说不定能触及膝盖。

“在想什么?发呆?”夜林随口问道。

“长老们是真的烦。”

把手臂垫在桌子上,然后下巴再垫上去,瓮声瓮气。

“嗯?”

“我继承了神龙的意志,他们唠唠叨叨,在我耳边一个劲说海流的好。”

略微一怔,夜林倒是也理解,小玉如今是圣女,海流也被寄予厚望,若是能内部配对嫁娶,那对于苍龙族来说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你怎么看?”

手指白皙修长,如青葱白玉,指尖缠绕着一缕发丝,卷成环,散掉,再卷一圈,如此往复~

“我能去劈了那群迂腐老头么?”

“死样你,你那一剑已经把人家吓的够呛。”

祥瑞溪谷的天空一直都是淡蓝色,即使是夜晚,也像一块宝玉,被遮上了一层朦胧的轻纱。

“来来。”

小玉搬了个凳子,招招手示意他一起过来,然后一起趴在不高的窗户后边,一起瞪着几乎看不清的湖水。

屏息凝神,能听到暗处窸窸窣窣的昆虫轻鸣,以及偶尔的水花卷动,那是夜晚出来觅食的鱼。

“嘿嘿~”

小玉侧着头,犯二似的傻笑,眼眸如星辰灿烂,五官精致如同画笔描绘,一抹樱唇,红润光泽。

“咱也没想到,会被神灵眷顾,等回去之后,一定惊掉欧贝斯下巴!”

窗台并不宽,两人挤在一起,像抢占一缕冬日暖阳的猫。

半米长的发簪搁置在一旁,乌黑浓密的秀发,如瀑布一般垂至身侧和后背,一缕混杂着凝香石与雏子之美的气息,悄然增幅着本就暖色暧昧的气氛。

窗台下面一只玉手,也被悄然捉住。

小玉象征性拽了几下手没拽回来,指尖偶然擦过,下意识侧头惊咦:“你藏棒棒糖了?唔……”

……

抿了抿红唇,小玉不仅没有羞涩,而是摸着自己的嘴唇,眼神充满疑惑和失望。

“原来,吻,只是嘴皮子一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