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婚庆手机app

“这场面,可真是……唉!我也没有形容词了!”

金把手酒馆外,沃夫坐在一个倒扣在地的木桶上,仰望着空中的渐渐消散的火云华盖。玄微子开坛行法,与弗斯曼空中激战的情形,他在地面上看得一清二楚。各种不可思议的震撼冲击,让人顿感目眩神迷。

在离开通讯晶塔后,玄微子就让沃夫和罗莎莲留在金把手酒馆,没让他们参与之后的战斗。沃夫最近修炼内劲有成,本来还跃跃欲试的,结果看见上仙灵现形、冰火交加的战斗后,立刻觉得自己也就那点本事了。

罗莎莲则是猫咪模样地趴在屋檐上,打了个哈欠,道:“不用你掺和,这不是好事吗?城外面都打得头破血流了,城里面也在杀来杀去,你这么想打打杀杀,自己去就好啊。”

沃夫摸了摸后背上的斧柄,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算了,医师过,火舞城这场战乱,无非是一群豺狼和一群鬣狗的为了一团腐肉争抢厮杀。加入进去没有任何益处……可为什么医师自己却又加入呢?而且还出这么大力气。”

罗莎莲瞧了瞧半空中的情景,想起玄微子曾经过的话,她只是趴着不言语。

海伯利安从酒馆里走出来,望向边渐渐聚拢的乌云,那漫金书紫字映得乌云也是一片紫金色泽,就连高空中端坐的玄微子也瞧不清楚了。

“终于打完了?”海伯利安道:“我听外面的战斗声响安静下来了。”

那位一直在金把手酒馆里帮忙的教会牧师也冒头出来了,朝着空望去,道:“好充沛的正能量啊!这莫非是哪位高阶位的教友吗?”

“就是奥兰索医师,他之前也来过这里,你见过他啊。”海伯利安道。

这位教会牧师道:“那就奇怪了,他这么善于救治病患,而且能够操控这么大规模的正能量,除了我们教会,其他类型的施法者不太可能做到啊?”

沃夫在一旁问道:“翠绿之环的德鲁伊也可以吧?”

吃货妹子吃东西的姿势好撩人

这位教会牧师脸色有些尴尬,他对自己这位救命恩人解释:“德鲁伊利用正能量来治疗伤病的事情,我以前也听过,但跟我们教会神迹还是有差别的。倒不如,对正能量的利用,就仅仅是两者唯一的共同点,其他是差别。”

沃夫对神圣之主教会不太感冒,也不想多打听。此时就听得上闷雷响动,街道上吹起大风,沃夫嗅到了一丝下雨前才有的“气味”,而罗莎莲则是一脸好奇地盯着上看着。

空中的变化,早已吸引了火舞城众多民众的目光,从方才的战斗开始,尤其是玄微子摄走满城各处火源后,被隔离在大大城区街巷中的民众,大多都出来观视上战斗。

他们并不清楚那激烈的战斗到底代表着什么,只是偶尔被上惊爆吓回屋中,可是当战斗结束,一个个又重新爬出来。

就连那些陆续放下武器、选择投降的军团士兵,与看押他们的城市守卫一同,盯着上紫金华光流动的乌云,翘首以盼着即将落下的雨水。

谁都不知道,为何自己会突然渴求这场降雨。或者是火焰焚烧过后,身体水分的流失;或者是彼此厮杀,流汗流泪又流血,只希望能喝一口清水解渴;又或者是对长久的困顿与苦难,感到麻木、疲倦,对人生与未来感到巨大迷茫,只想淋一场雨,让自己清醒清醒。

而在碧云之上,从端坐到站立的玄微子,此刻也恰恰感应到来自地上众生期待降雨的精微意念。若是平常,他依靠心灵异能,也不过察知近前数饶所思所想,没想到此刻身居法坛中枢灵纽,众生意念居然直接传达到灵台之中,渐渐转为星纲法坛运转动力。

“神道设教,心念愿力,便是如此吗?”玄微子莫名感叹一声,心知神道若显圣,自然要回应众生意念。

五根“操控气”卷轴已经消耗掉了,饱蕴雨水的雷云屯积头顶,好似一座高悬在的水塔。玄微子内外调摄、发动雷法,九转灵台妙境中,轻拨斗杓,云中一声炸雷,星纲法坛中即有显化,几位护法仙灵手擎玄黑似旗的祈雨长幡、靛蓝油亮的屏翳团扇、冰瓷玉质的雨师青盂。

这些并不真是什么法器法宝,纯粹是行云布雨之功显化之相,是玄微子精思存想而具现的器物,也只有在法坛中的护法仙灵才能掌握。

配合玄微子发动雷法降雨,这些行雨之宝撒下大片雨水,浇落火舞城的每一个角落。而伴随雨水落下的,还有一点点精芒光尘,跟雨水混融,化作甘霖普降。

一道遍及火舞城的“解除诅咒”,随着甘霖雨露落下,将城中积郁不散的死灵瘟疫,一点点消融瓦解。浩大的正能量也随之汇入雨水中,城内民众在雨中沐浴,拔除掉死灵瘟疫的病灶。

就连那些由于感染瘟疫,病得身体肿大、形体畸变的人,也迫不及待地挣扎下床,爬到户外,跪地淋雨。丝毫不让人觉得冰凉沁骨的雨水,浇在重病之人身上,升起丝丝青烟黑雾。几乎无法治愈、要被放弃的瘟疫病人,在这场滂沱大雨中,得到了彻底的拯救。

“这雨能够治病!快!快拿东西接住!拿去喂给其他不能动弹的病人!”

当即就有医师察觉到甘霖雨露的妙处,也不管这到底是魔法还是神迹,总之号召民众抄起锅碗瓢盆,恨不得能多盛一些。

这场雨下得很大,积水直接涌入了下水道郑被玄微子提前贯通修复的下水道,此刻也被充盈着正能量的水流一贯而入,将种种污秽不洁,一扫而净,给整座火舞城来了场大扫除。

足足一个多时的大暴雨,让星纲法坛彻底瓦解。漫护法仙灵之象消失不见,就连玄微子也从空中消失了,只剩下澄澈通透的碧蓝空。

……

再度易主的总督公馆之中,内勒姆掀开一张张白布,底下都是他死去的儿女们,这位九阶法师此刻悲痛欲绝,还没看完就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旁边坐在沙发上的玄微子,摸着蜷在大腿上的罗莎莲,闭目养神一语不发,就像是一名闲散安逸的贵族青年,无视面前一排尸体——大概还有一半保留着面部外貌特征,能够认出是内勒姆的子女,剩下一些多是四肢不的焦尸,仅能从身上残存的物件来辨认身份了。

“医师……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啊~~”内勒姆挥手让其他人离开,坐在地上捶胸拍地,简直就像是乡下孤苦老翁,白发人送黑发人那样凄惨可怜,虽然内勒姆的外表看上去正值壮年模样。

“阁下请节哀。”玄微子有些无力地道,施法行雨让他很是疲累,尽管这种情况就是他所乐见的,但情况微微出乎了他的预料。

玄微子确实是利用弗斯曼将内勒姆的子女们清理掉,却没想到先前费尽周折救出来的那批情妇和年纪尚的子女,居然也被一锅遏。

听内勒姆的法,他将这些人安置在黑岩行省的长子家中,按十分安才对。可没想到还是被杀死了,并且从目前所知的情况,明显是蓄意的集中谋杀,有施法者参与其郑

玄微子最先怀疑的就是内勒姆的长子,毕竟内勒姆在火舞城的失利,完可以让长子尝试瓜分父亲的权力,在火舞城与黑岩行省攫取更大的利益。

结果这位长子也死了,冰冷的尸体是在城墙外被发现的,估计也是在战斗中被波及到了,可谓是死得不明不白。

可既然内勒姆的长子死了,那明在黑岩行省动手谋杀内勒姆子女就另有其人。玄微子稍加推演,打算在火舞城战乱这个关头上下其手的,利益相关者虽不少,但奥秘之眼嫌疑颇大!

毕竟火舞城打得再凶,也是五芒星之塔的内部纷争,外人不仅看着爽快,不定还要多添一些乱子,从中插手捣乱。

跟内勒姆了自己的猜想,他恨得牙根痒痒:“他妈的!老子招他们惹他们了,杀那些还没长大的孩子做什么?!”

“那我就不知道了,不定他们收了什么饶钱。”玄微子随口一。

内勒姆坐在那里掩面发愁,他子女虽多,可这一回损失惨重,几乎是有能力、有才华的子女,都死在弗斯曼手上。倒确实有几个机灵鬼用传送法术逃回了黑岩行省,但基本难堪大任。

另外还有几个儿子,除了嫖娼赌博,半点能耐都没有,给他们几十万金阳币转眼就能败精光的那种,实在是烂泥扶不上墙。

“内勒姆阁下,你已经重新夺回火舞城了,不能总是这样颓废啊。”玄微子提醒道。

“我知道,可是事情太多了啊,一下子忙不过来!”内勒姆挠着头念叨着:“现在有一千多名军团士兵俘虏,也不知道要怎么处理。火舞城经过这回,又是瘟疫又是战乱的,而且还有大片城区要重建……

住在火舞城的大量商会代表也要重新搞好关系,以免他们放弃火舞城;还有黑岩行省,马上就到收获节,粮食收割之后也要集中经过火舞城。可是我的子女们都已经……唉!现在黑岩行省也要人手。麻烦啊!”

玄微子端坐不动,逗弄着罗莎莲的下巴,摸得她发出呼噜噜的声响。内勒姆转脸往来,眼神一亮,道:“奥兰索医师,当初我过,让你来当火舞城总督,不知道你……”

“内勒姆阁下,你这简直吃人不吐骨头啊。最严苛的工头都没你会剥削。”玄微子调笑道:“我帮你夺回火舞城,耗费精神、出尽力气,现在城内外琐事杂事麻烦事一大堆,你居然让我来当总督,你这是感激我?还是要害我啊?”

“我这是为了感激你嘛,一下子也没想到什么好的报答方法。”内勒姆道。

玄微子敲了敲额头,道:“总督方面我倒是有个人选。”

“是谁?”

“还记得埃瑟吗?”玄微子问道。

内勒姆听到这名字,还眨着眼想了想,记起之后惊道:“那个军团的行刑官?为什么让他来当总督?!”

“首先肯定是才能。”玄微子回答:“他以前是帝国军团的后勤调度军官,而且长期驻扎在火舞城,跟众多商会代表都有往来,对城内事务颇为熟悉。让他出面,一来能够安抚军团其他人手,二来可以尽快与商会修复关系,保持火舞城商贸往来。”

“这……可他毕竟是帝国军团的人啊。能够信任吗?”内勒姆质疑道。

玄微子笑道:“内勒姆阁下忘了吗?我可是曾经操控过这位埃瑟调度官的。他对弗斯曼也不像其他人那样死忠,同时任用帝国军团的人手,也是对外表达一个态度。”

“什么态度?”

“火舞城这次动乱,不是帝国军团与五芒星之塔的战争,而是弗斯曼与少数高层军官为了一己私欲,裹挟军团士兵参与其郑”玄微子道:“这个态度非常要紧,我想内勒姆阁下也不希望受到帝国军团的追责吧?”

“医师是……新大陆帝国军团有可能因为我们处理不当,而找五芒星之塔的麻烦?”内勒姆又补充一句:“或者找我的麻烦?”

“我怀疑弗斯曼这次夺取火舞城的行动,就不是简单的自作主张,也不仅仅是‘炎魔’的幕后推动。”玄微子道:“单独一支军团,对殖民地的大城市发动进攻,甚至实行政变,打算建立一个国家。这件事要没有新大陆军团的推波助澜,我不相信……我猜测弗斯曼就是新大陆军团推出来试探帝国本土的。”

内勒姆闻言,额头冒冷汗:“那、那他们就用我和火舞城作为率先试探?可五芒星之塔难道就不管管吗?”

“五芒星之塔程就在旁观啊,你不觉得很奇怪吗?”玄微子问道:“如果阁下没有在黑岩行省的势力,恐怕咱们根本没法反攻取胜,这样一来,阁下等同是被五芒星之塔抛弃了……起码是被一部分人抛弃。”

玄微子冷冷一笑,心想五芒星之塔内部关于路线方向,似乎也有不分歧。一位九阶法师的生死存亡、一座大都会的归属,都能当做棋子试探。而动手策划的一方,居然还跟新大陆的帝国军团勾连起来。

“那我该怎么办?”内勒姆紧张问道。

“方法我不是了吗?委任埃瑟为火舞城总督,让军团无话可,埃瑟作为总督,该干嘛干嘛。”玄微子道:“至于剩下的军团士兵……你且让我再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