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之圣诞特辑

   次日,行刑官埃瑟坐着马车再度来到监狱,望着眼前通体如同黑曜石雕琢而成的方形堡垒,从外面看去没有留出一扇窗户。

   这座监狱采用来自黑岩行省的特殊火山岩,是防护法术的优质导体,更方便以超魔方式施展防护法术,也可以作为防护法术长久固化的媒介物。

   当初帝国的法师们发现这种黑色火山岩时,还没有黑岩行省,此地仍然由大大小小的农耕土著部族占据。在经过先行侦察后,发现此地土壤肥沃、矿产丰富,因此决定下大力气攻取此地,为首倡导者便是五芒星之塔的传奇法师——“炎魔”席邓斯。

   后来几经征战、掠夺、屠戮,终于将一大批农耕土著逼到一处大型聚落死守不出,“炎魔”席邓斯率领五芒星之塔精锐,将该聚落化为火海,彻底夺取了后来被命名为黑岩行省的土地。而奠定最终胜利的地方,则是如今的火舞城。

   黑岩行省可以说是火舞城周边最为富庶、产出最多的区域了,比起北边尚显蛮荒贫穷的金冠木与雪峰两处自治领,黑岩行省俨然被改造成独具帝国风格与文化的地区,而且仍旧积极吸引殖民者,不断开垦土地、挖掘矿藏。

   黑色的土壤下面,金银铜铁样样具备,新大陆内陆已经勘明最大的两条秘银矿脉都在黑岩行省。石榴石、蓝宝石、彩色刚玉、红钻石、月光琉璃等各类宝石,遍布山峦,几乎俯手可得。

   而用于打造监狱的黑色火山岩,也仅仅是黑岩行省最初扬名的产物。

   行刑官埃瑟面无表情地来到监狱外,几位守卫打了声招呼:“哟!今天也来啊?”

   行刑官埃瑟露出微笑:“没办法,工作嘛。今天还要搜身吗?”

   监狱守卫也说道:“工作嘛,埃瑟阁下可不要嫌麻烦。”说完就有人拿出魔杖,侦测法术上下扫视了行刑官埃瑟,另外有人上前搜身摸索。

   行刑官埃瑟非常配合地将手镯、戒指和两根魔杖取出来托管,对面的监狱守卫笑道:“现在火舞城不太安分,您一个人不带护卫,不怕被人抓住啊?”

   “唉!我也懒得带了!”行刑官埃瑟一脸埋怨:“我就希望军团长和代理总督能尽快将麻烦处理了,也省得我们下面干活的人跑来跑去!”

   熏衣草女郎的飘逸婚纱梦

   监狱守卫一边推开大门,一边说道:“就是,现在我们守在这个监狱,大家都提心吊胆的,唯恐出了什么错漏。”

   行刑官埃瑟朝着黑森森的监狱门洞望去,说道:“这里防护严密,还有高等法师坐镇,内勒姆不敢来偷袭吧?”

   监狱守卫摇头叹气:“谁知道呢?埃瑟阁下来的路上,应该见到那些塌陷的房屋和道路了吧?”

   行刑官埃瑟点了点头,对方继续说道:“咱们军团有好些弟兄都埋在下面了,活生生被砸成了肉泥。所以别看军团长与代理总督成天喊得凶,报刊上说什么‘已经掌握逃犯位置’,其实现在还是一头雾水呢!”

   “总之大家各自小心吧。”行刑官埃瑟跟着监狱守卫进入内中,魔法光源冷冷地照亮牢笼间的过道。

   这座监狱既有集体关押的牢笼,也有单独关押、牢门紧闭的暗室。按说内勒姆的情妇子女,这样关键人物应该统统关进有反魔场的暗室之中,但行刑官埃瑟之前将他们统一转移到集体牢房之中。

   “一群女人和小孩子而已,说不定哪天就要处决了,折磨他们干嘛?有施法能力的带上禁魔镣铐就好了。”——行刑官埃瑟如是说。

   行刑官可不是只负责最后处决,也包括审讯犯人,这些天行刑官埃瑟便是要来逐一提审犯人。说是审讯,就难免会有严刑拷打,以及各种残酷折磨。

   不过这位行刑官埃瑟可不是一般人,他跟内勒姆的情妇和子女们,逐一单独面对面地审讯,让这些绝望之人,透露出许多关于内勒姆的情报,小到送过什么香水礼品、床上用的何种姿势,大到跟哪家商会私下交易,另外还问出一处疑似是内勒姆的秘密据点。

   从审讯室出来的行刑官埃瑟用手帕擦了擦汗,将“暗示术”魔杖还给了在监狱中坐镇的高等法师,对方则满脸欣喜地说道:“埃瑟阁下,你是怎么做到让这些犯人那么详尽地透露消息的?我们之前也用过不少惑控法术,可即便是能够突破犯人的意志豁免,也很难精确地获得信息。”

   “有水吗?我说得嘴都快干了。”行刑官埃瑟接过对方端来的酒水,大喝了几口才说道:“光靠惑控法术,当然不能够让对方把所有已知的内容说出来,所以要加以语言的诱导。而且嘛……你们以为我昨天为什么要将他们换到集体牢房?尤其内勒姆那些情妇,都是当母亲的,见不到自己孩子,肯定要死要活的。还不如稍微放松一些,表面上给他们活命的机会,他们自然就会把各种情报消息透露出来。”

   “厉害啊,以后我们说不定还要跟埃瑟阁下多多讨教呢。”

   行刑官埃瑟摆摆手,说道:“唉!这种事来一回就好,我倒是希望赶紧抓住内勒姆,这样就能还火舞城一个安稳和平。等这事过去,我或许就要从军团中退役了。”

   “不会吧?埃瑟阁下这次得到军团长和代理总督的重视,甚至让你来做行刑官,日后分明要职位晋升啊!怎么就要退役了?”

   “能熬过这一回就不错了!”行刑官埃瑟压低声音说道:“你们也猜出来了吧?现在放出消息说要处决这伙女人小孩,就是故意引内勒姆出现的,万一他真的要来袭击劫狱,你们能不能挡得住啊?”

   对方拍着行刑官埃瑟的肩膀,自信笑道:“阁下放心,这座监狱的防御,光靠内勒姆一个人绝对攻不下来。哪怕有一支五百人大队的士兵,也别指望能从这里救走一人!”

   “你们能这么说,我就放心啦!”行刑官埃瑟也回敬道:“如果以后真的能升职,我保证会照顾你们这帮弟兄,省得老是在这不见天日的破房子里。”

   “那我们就都拜托阁下了!”

   顶着一身臭汗的行刑官埃瑟,在黄昏时分坐上了马车,离开了关押着犯人的黑岩监狱,他满脸疲惫,从袖口处抽出一条手帕,轻轻展开之后,里面是一根根不同颜色的头发。

   ……

   埃瑟猛地从昏沉中清醒过来,他刚才仿佛陷入了某种窒息状态当中。可是当他再定睛观瞧,掌心中的小麻雀消失不见,眼前可爱的女儿凭空消失,就连此刻身处的地方也不是自己家,而是一片奇异的山林景象。

   在埃瑟面前是一条狭长幽谷,两侧怪石嶙峋、松柏密布,茂密树冠间祥和金光如同条条丝缕垂下,左右与身后皆无路可走,只有幽谷前方一条隐于青苔荒草间的石板小路。

   心怀不安与惊恐沿路走去,尽头处有一块淡青巨岩,被削平的表面上写着两行字——

   北斗摇落,紫府洞前仙风寂。

   灵台丹成,方外天地闻志异。

   这两行字并非篆刻而成,反倒像是一股流动的金汤玉液,弥漫在岩壁之上。即使埃瑟完不认识这上面的文字,可是当他看见的时候,字里行间的玄妙意蕴自然浮现,奈何他本人依旧不能完领会。

   而当埃瑟再抬头时,原本道路尽头豁然开朗,转为一条蜿蜒而上的青石山径。埃瑟有些茫然地拾阶而上,其中一侧是悬崖峭壁,向外放眼远眺,隐约可见浮空峦岳出没于云海霞涛之间。

   目睹眼前无边妙境,埃瑟已然忘却先前的不安与惊惧,近来觉得有些笨拙迟迈的身躯,顿时轻盈起来,像是找到童年时的活泼生动,两腋生风、脚似腾云,轻点青石山径,沿九转天梯而上。

   所经之处,移步换景,周天景物竟然也随之产生诸般变化。或是云水谷聚、飞瀑如练,或是赤霞流火、钟乐不息。有时童子执简、玉女捧壶,有时龙虎腾跃、水火交烹;忽而风雷激荡、阴阳不测,忽而日月同天、甘霖普降……

   埃瑟心境丝毫不受其扰,最终来到一片紫金霞光大作的平台,周围祥云拱簇,寰宇星斗列布,丹台上炉鼎生烟、宫阁内妙音清奏,分不清到底白昼还是黑夜,望之不似人间。

   “……俗人昭昭,我独昏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

   忽闻有念诵之声,寻声望去,一片玉树琼花之间,有一道孤高冷峻的背影,负手观花,身披九色仙霞玄羽氅、头戴云篆鹤簪鱼尾冠。其人身旁有一矮几,上置一琴一剑,一卷书、一炉香。奈何琴断弦、剑残锋,颇有几分凋残破败之象,与周天景色不合。

   “你……”埃瑟忍不住开口,对方闻言转过身来,形容丰神俊逸、清绝超尘,引动一片仙风徘徊。

   埃瑟见对方也不说话,自顾自端坐在地,拂袖间面前就出现一炉香茗、杯盏完备,闭目享用起来。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是什么人?”埃瑟总觉得眼前此人有些眼熟,仔细瞧了瞧,忽然想起之前看到报刊上的通缉犯图画,不禁叫出声来:“你、你是那个奥兰索医师?!”

   埃瑟惊慌之际,对方只是淡然答道:“在九转灵台,我就是玄微子。奥兰索医师,不过是行走方外天地之名相。”

   同样是未曾耳闻的语言,但却直指意识深处,让埃瑟毫无扞格地听懂了。

   “九转……灵台?”埃瑟恍惚有感。

   玄微子随手一指,埃瑟脚边出现一个蒲团,示意他坐下,同时说道:“你就当成是我的精神世界就好,反正在你离开之前,我会给你重新编造一段记忆,忘记此间一切。”

   “什么意思?我怎么会在你的精神世界里?”埃瑟摸不着头脑。

   玄微子说道:“我藉由飞鸟斥候,寄托出游阴神,对你施展了‘心灵交换’,现在你的身体正在由我占据操控。而你的心智与灵魂,抱歉,只能暂时留在九转灵台了。”

   埃瑟吓得站了起来:“你占据了我的身体?你想要做什么?我、我……”

   “你的行刑官身份,有助于我做一些事。”玄微子笑了笑:“内勒姆说了,如果你肯帮忙的话,以后就由你来做火舞城总督。”

   埃瑟一下子就想明白了:“你们是要从监狱里救人?!不!我行刑官的身份根本没有权力把人放走!你这是要害死我、害死我家啊!”

   “不是要把人放走,只是替换掉犯人。到时候你照样负责处决掉犯人,无非是砍死几个会流血的高级拟象罢了。”玄微子晃动着手中冰纹青瓷杯,说道:“而且我已经通过操控你的身体,接触过内勒姆家人,暗中取走他们的头发制作拟象。”

   埃瑟上前哭诉道:“你们不能这样啊!我也是被弗斯曼和芬拜伦逼迫,才不得不这么做的!我女儿还小,求求你们,千万不要冒险!”

   玄微子没有说话,埃瑟连忙恳求道:“你们不是要逃离火舞城吗?我或许能够帮到你们,我知道火舞城有一条秘密通道,不属于下水道系统,是几年前为了走私新挖出来的,连内勒姆本人都不清楚!我可以告诉你们位置,让你们顺利离开火舞城!”

   “呵。”玄微子轻笑一声,托着下巴说道:“看来让你做总督,还真选对了。比起内勒姆动不动拿职位作为筹码,我更看重你的能力和人脉。火舞城这个地方,需要一个能够调和各方面利益的人才,但最好不要是内勒姆的死忠。”

   埃瑟脸色一怔,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是内勒姆让你来救人的吗?”

   “妇孺羸弱,就算是要挟,我也不喜欢这么粗劣的手段。”玄微子笑道:“而且万一无法救出内勒姆的家人,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冒险……不会让你的身体冒险。”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埃瑟感觉有些害怕,他忽然明白,如今把火舞城搞得天翻地覆的,并不是名声在外的内勒姆法师,而是眼前的玄微子!

   “观世而入妄,行事而化妄。”玄微子说道:“如果只是让火舞城化作一片人间鬼蜮,那我有的是手段心机。但如何将险境化为普度众生的道场,这才是我的妄心劫。或是举世入妄,或是真如破妄。此等功果不在定中求,而在行中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