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成视频版下载

♂? ,,

既然已经睡觉了,那怎么样都没关系吧。丁依依下床,绕到床的另外一边,小心翼翼掀开被单躺在叶念墨正对面的方向。

睡着的人忽然睁开眼睛,一手抓住她的手腕,两人调换了一下位置,变成叶念墨虚压着她。

叶念墨声音沙哑,“因为明天要飞美国,不想太过劳累才生生忍住,看样子是我错了。”

丁依依察觉到靠在大腿上的炙热,一把把被单拉过脑袋:“睡觉睡觉。”

几秒钟后,叶念墨翻身躺倒另一边,抱着她,轻轻拍着她的背脊哄着,“睡吧,我抱着睡。”

如果不是被单传过来的炙热,丁依依都要相信他真的没有那方面的意思了。

“其实,我不累。”

“什么?”

“其实,要来一场还是可以的。”

叶念墨一把掀开被单,重新覆盖上去,“遵命,夫人。”

机场

向日葵地里的清纯美女

叶念墨面无表情的看着不请自来的冬青,对方意味深长的回望,“好巧。”

“真的好巧,也有事情要办吗?”丁依依觉得在异国他乡躲过朋友总是很好的。

头等舱内乘客不多,丁依依坐在中间,冬青和叶念墨各自坐在两边。

空姐路过的时候会装作不经意的看一眼叶念墨,然后再带着探究的眼神看一眼丁依依。

丁依依有些不自在,因为在脖脖子的地方昨天被吻得狠了,有一个大大的草莓,虽然今天穿的是立领,但被看到还是会害羞的。

“怎么了?”叶念哦察觉到她的不安。

她摇头,顺便把竖起来的领子再拨了拨。

叶念墨凑过去帮她理了理领子,将竖起来的领子折了对这,温柔对她笑,“这样更好看。”

丁依依察觉到冬青的视线从自己脖子上一扫而过。

既然被看到了,她也就破罐子破摔,起飞没多久,昨晚激烈运动的后遗症就来了。

见她的头左摇右摆的,冬青刚想伸手把她的脑袋拨到自己箭头,一只手更加迅速而自然的这么做了。

他收回手放在扶手上,低头去看报纸,忽的一瞥叶念墨和她交握的双手,心里苦笑,从一开始就应该坐得离这两个人远远的才对吧。

一下飞机,洛杉矶时间已经是下午六点,冬青只问了两人住在什么酒店,便坐上一辆黑色的奔驰离开了。

叶念墨定的酒店也有接机服务,车子把两人送到酒店。两人一到酒店便立刻倒时差睡觉去了。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美国事件早上9点,丁依依迷迷糊糊的,头疼欲裂,叶念墨也好不到哪里去,毕竟洛杉矶的9点是国内时间的凌晨整。

两人到了餐厅,餐厅已经有不好人,丁依依模模糊糊跟在叶念墨身后去拿自助餐。

她拿了两个蛋挞和一些沙拉,返回座位的时候差点和一个男人撞在一起。

两人各自后退一步,朝对方笑笑,这才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这一撞,最后一点瞌睡虫也撞跑了,丁依依若有所思的看着坐在不远处的男人。

“怎么了?”叶念墨拿了一份炒面以及一杯咖啡,顺着她的眼神看去。

丁依依叉了一颗圣女果,“没什么,只是他身上洒的是女士香水,而且。”她拇指和食指伸直,做出开枪的动作。

“很正常。”叶念墨喝了口咖啡,在美国,由于持枪的合法性,导致普通居民也可以持有,这是一个即安,又不安的城市。

吃完早餐,两人立刻往民间组织的地址赶。叶念墨一边开车一边将一张照片递给丁依依。

“有人在拍摄这张照片的时候,不小心照到了身后的人。”

照片上,一尊中世纪雕塑下,一个男人正在低头看着手机,尽管他带着鸭舌帽,但还是能够从下巴看出个大概轮廓。

“我觉得是他,我从来没有那么强烈的感觉。”丁依依抓着安,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到了民间组织住址,当地一名白人接待了他们,她是这家民间组织的常驻工作人员。

看到照片上的人,她摇头,“我没有印象,知道的,这个地方并不限制人们进出自由。”

她又去问了其他的同事,也得到同样的回复,“抱歉,我们没帮上忙,不过最近我们负责组织活动,来到这里的人大多数是为了活动来的,或许这个人也是这样。”

丁依依好奇道:“能告知一下是什么活动吗?”

“当然,三天后我们要举行同性游行,每年都举行,但这次的规模最大。”工作人员道。

同性游行,丁依依和叶念墨相视一看,双方都没办法将徐浩然与这场游行结合起来。

会看错嘛?丁依依看着手里的照片,找到那尊中世纪的雕像,站在雕像下,她觉得这次没有看错。

从民间组织出来后,两人往停车的地方走出,经工作人员这么一提醒,丁依依发现确实路上同性的市民挺多的。

“们好。”迎面走过来的两个亚洲女人和他们打招呼,“是中国人吗?”

丁依依点头,“们也是?”

“算是吧,虽然在洛杉矶长大,但是家里的家长都会让我们学习汉语。”女人的眼睛在丁依依和叶念墨身上不断流连。

估计又是一个看上叶念墨的女人吧,丁依依朝叶念墨看了一眼,后者回以无奈的眼神。

“是这样的,能不能给我的电话号码?”女人笑意盈盈开口。

果然是这样,丁依依抱臂站着,反正这种情况已经见怪不怪了,要生气她早就气死了。

“我已经结婚了。”叶念墨冷冷道。

女人一愣,“恭喜,那么能不能给我的电话号码?”这一次是对着丁依依说的。

丁依依反手指着自己,“我?”

“可以吗?”女人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我觉得长得很好看。”

这是遇上了另类搭讪方式?丁依依条件反射回了一句,“谢谢,也挺好看的。”

女人掩着嘴笑,拨了拨头发,露出香奈儿耳环。

“抱歉,她也结婚了,对象是我。”叶念墨抓着丁依依的手,亮了亮手上的戒指,然后把人扯走了。

丁依依觉得挺好玩的,还转过头和对方摆摆手,“再见。”

为了参加那天的游行,叶念墨特地换了一间更加靠近现场的酒店,当天早上,还没到八点,街道就已经十分热闹。

游行的队伍目测就有将近上千人,浩浩荡荡排了一整条,特别的是,队伍了的人部都是同性。

丁依依和叶念墨来得晚,只能站在最外围,只闻声音,看不到人。

“这样根本就看不到爸爸,就算他在里面,也可能埋在人群里。”丁依依有些着急,想拨开人群看得更加清楚。

“砰砰!”

两声枪响,伴随着女人的尖叫和男人的怒吼,现场忽然失控,走在中央的人拼命往四面八方逃窜着。

叶念墨在第一时间就捂住丁依依的耳朵把人往后拖,两人躲进旁边一家蛋糕店,一起躲进去的还有不少游行的人。

又是一声惊叫,丁依依看见一个蒙面的男人像甩开破布一样把一个女人扔开,那个女人捂着肚子躺在地上抽搐着,血顺着她的身体流出来,从她身边跑过的人踏着血向远处跑出,拉出了长长的血脚印。

叶念墨把她的脑袋按在胸前,面色凝重,听枪声,绝对不是一两个人。

丁依依被搂着,心大了不少,敢把脑袋从叶念墨怀里抬起来了,看着玻璃门外那个倒在血堆里的女人,她小声道:“不要紧吧?那个受伤的女人?”

叶念墨看到那个女人受伤的整个过程,知道她活不了了,嘴上却说:“救护车应该很快就来。”

外面已经没有枪声了,躲进店铺的人逐渐从店铺里走出来,往街道举起。

街道上,牌子掉得到处都是,上面是脚印和血迹,十几人坐在地上哀嚎着,还有一些人伤得不太重,摇摇晃晃自己站起来了。

摩托车的痕迹还很新,还能看出那群人是从人群后方骑着摩托车开始扫射,然后又骑着摩托车逃窜。

丁依依看得心惊,她垫高脚,想看看之前倒在地上的女人怎么样了,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爸!”

叶念墨及时捞住她,“别乱跑。”

“快看是不是他?”丁依依指着刚才的位置,徐浩然不见了。

她很肯定,“他就站在那里,我看都他,他应该也看到了我,但是现在我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叶念墨皱眉扫视了一圈,把人重新拉回刚才的蛋糕店,“我去看看,但必须待在这里,不许离开,直到我来接为止。”

丁依依想和他一起去,待在这里她会呆不住的。

“不行。”叶念墨语气里完没有商量的余地,那些人还不知道在哪个地方,现在出去太危险。

他语气一沉,“答应我待在这里,绝对不能跑掉,我怕我回来找不到。”

听出了他语气里的沉重,丁依依点头,“小心,如果看不到他就立刻回来。”

叶念墨吻了吻她的面颊,这才出门,很快消失在人群里。

店里的人已经剩下不多,都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一些在打电话,一些咒骂着,到处弥漫着一股惊恐的气息。

丁依依一直坐在窗户面前的位置上,放眼望去,人太多,根本就看不到叶念墨在哪里。

一个男人疯狂的往街尾跑过来,他挥舞着双手,面色恐怖,一直在喊着什么。

丁依依看着一字排开的四辆摩托车去而复返,旁边的男人举着一根棍子朝那个奔跑的男人砸去。

本来自 &a;#